請點選連結一起做公益!

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薛退伍後來台北工作,我們總算身處同一個地方,不再兩地相隔。今年我們的紀念日,薛送上的大禮是求婚。這麼前所未有,以後也不敢奢想的超級浪漫大驚喜,薛還是有辦法小規模地維持他的薛氏風格:他在一週前忍不住先透露了;並且附註:「本來打算練一首鋼琴曲來求婚,可是來不及練好,左手和右手合不在一起。」這一交代,就算沒他的事了;這件事就這麼又浪漫又薛氏風格地成了。

petere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我的生日、我們開始交往的紀念日、他自己的生日,這些無一不是他遺忘的對象,更不用說是商業氣息濃厚的東西方情人節,薛是理直氣壯地躂伐並且不屑一過的。生日和紀念日薛也不是不記得,但他的古今中外少人能及的特色就是,日子離得還遠的時候他念念不忘,但當時日一接近,他就是能”準確地剛好錯過”!這當然跟他其實打從心底地不覺得生日重要(或說需要大肆慶祝)有關。幾次下來,我變得有些神經緊張,理性上覺得要接受真實的他,感性上卻又是難掩委屈與失望。既對他的記性和熱衷度完全不具信心,又不願在這些日子裡無人聞問,向來標榜是獨立新女性的我,最後的因應之道就是自己規劃安排、聯絡朋友,屆時再邀請他參加。這本來也是個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既遂了我愛熱鬧的心,又免了他違反本性的苦杯;不,事實上是免了我自己可可憐憐面對冷冷清清的苦杯。

petere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正興沖沖地要為剛進入熱戀階段的男友薛準備生日會,沒想到卻遇上了生平辦生日會的最大挑戰:我人不在台中現場,而且尚未和薛在台中的同學朋友建立關係,真是一個「鞭長莫及」加上「無兵可調」。這實在讓人頭痛!但鍥而不捨兼全力以赴的我是不會被困難改變我要為薛辦生日party的決心的!我回想最常聽薛提起的幾個學生會伙伴的名字,而且必須是我在台中曾見過面的(見面三分情,才比較好意思麻煩人家),硬是拐彎抹角地拿到了他們的電話(天哪我現在熊熊想不起來當時怎麼辦到的!),在幾通電話討論後,初步擬定了生日會的大概方向。我的計劃是由我邀請薛去吃一頓大餐(要早點開始吃,才不會拖到太晚才吃完),而此時薛的同學們可以潛進薛的宿舍布置(我想要氣球!用大量的氣球布置出歡樂趣味的空間);蛋糕也要請同學準備,因為我拖著薛去買一個大蛋糕太奇怪,但小蛋糕又會不夠後來大家吃...。這個實在不太周延的計劃已是我遠距遙控一些當時還沒默契沒交情的朋友的極限,所以我也只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週末下台中的日子。

petere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