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選連結一起做公益!
上一期青報發行後,青青生病住院了一趟,就讓這一期的青報採用主題式的呈現吧!也為青青的成長留下一些紀錄。。。
 
 
5 / 17 週六晚上洗澡時,Peter 發現青青身上(主要是肚子上)有一些紅疹子,本以為是她皮膚白,因洗澡熱而起的紅疹。但到週日晚上覺得疹子更多了,即於 5 / 19 週一上午門診就醫,是耕莘醫院的一位陳大夫。醫生看了說不是我們原本所猜測的玫瑰疹註:玫瑰疹通常是先發燒兩三天才出疹子,不是太厲害的病,但常因發燒時尚未出疹而增加診斷難度),可能是病毒疹,因為嘴、手心、腳掌都沒破,也沒拉肚子,初步排除是腸病毒。因為青青也只有微溫,未過 38 度,醫生只開了退燒藥說過 38.5 度再服用即可。青青在門診時一如往常地很有風度,特別是醫生檢查完青青後,媽媽抱著坐著跟大夫討論時,青青還頗談笑風生,陳大夫看了很覺得有趣。
 
5 / 19 週一當天晚上看起來,疹子有從軀幹再往四肢蔓延的趨勢,並且陸續有量到 38.1、38.3 度等,而且青青很不好睡,鬧了一整晚。5 / 20 週二上午我們又去耕莘醫院門診報到。這次是一位認識的教友(耕莘醫院的小兒科主任),她仔細檢查後說,還在純喝奶的寶寶,過敏的機會不大,說是病毒疹的話,耳鼻咽喉又都沒紅、沒問題;可是從週六晚上開始,也第三天了,通常感染不會隔這麼多天都還沒發起來...。醫生說有可能是輕微的病毒感染,疹子發一發也就過了;但要我們這一兩天注意看有沒有什麼變化,有變化要隨時返院。
 
5 / 20 週二上午門診完就送青青回保母家,Teresa 回家補眠準備下午去公司上班。到中午出門前打去保母家問問情況,保母說正要打來,因為青青都不肯喝水或喝奶,並且發現青青舌尖上有一個小皰。所以我們又再去耕莘醫院掛門診(不過門診前保母還是成功地餵進了半瓶奶,保母說她看青青有口渴的樣子,就用吸管滴水給青青,青青「如逢甘霖」地直舔;她靈機一動,也用吸管滴奶進口,後來可能是青青口腔已比較溼潤比較不痛,成功地直接餵進瓶奶)。下午門診的醫生一看青青的口腔就說是腸病毒,她說舌尖和牙床已各有一個皰了,接下來會發更多。叮囑我們要記錄寶寶的奶量,如果一天進食量掉到原本的七成以下,就要擔心脫水,要住院。從那之後到晚上,青青都沒肯再喝奶,並且明顯不太舒服。我們想與其半夜送急診,不如就去夜間門診看看醫生怎麼決定吧。
 
5 / 20 週二夜間門診又是週一上午門診的那位陳大夫。他很仔細的檢查後說他並不認為是腸病毒,至少從發疹子、一直沒高燒、手足沒破、沒拉肚子等等看來,不是典型腸病毒。那如果不是腸病毒的話,會是什麼呢?青青當時已經很煩躁、或許也很不舒服,非常大聲的哭鬧掙扎;大夫對於青青週一門診時的活潑表現印象還很深刻,兩相對照之下落差格外明顯,也讓大夫分外警覺。大夫說他擔心萬一有可能是腦膜炎:一來這是嬰兒病毒感染很容易有的併發症,二來食欲減退、不明哭鬧不休(還說了另一個特徵但現在忘了)等等,也是腦膜炎的症狀。固然青青未高燒,囟門(天靈蓋)也未凸起(嬰兒腦部發炎的主要症狀),而且我們認為青青不吃不喝與哭鬧跟嘴皰有關,但醫生認為小嬰兒嘴巴只破一個洞就寧願挨餓而完全不肯喝奶很不尋常,並解釋說他只是很小心,且會往這方面(也就是嚴重的可能)去監測。大夫當然也建議我們立刻住院,因為青青很久沒進食了。
 
5 / 20 週二當晚我們就辦住院。在青青外公外婆的幫忙下,Teresa 把青青的全付家當都搬去醫院了。Peter 帶著青青在醫院辦入院手續,小寶寶打點滴的過程和畫面很驚悚,護士用燈照青青的小胖手,小胖手就像個小燈籠一樣地呈半透明、透出一條條的小血管,護士就打那唯一一條最粗的血管,而那最粗的血管也才和針一般粗細而已。Teresa 沒在現場,光是聽 Peter 轉述就快流淚,Peter 愛女心切,也幾幾乎承受不住。青青更可憐,愈來愈不舒服,哭鬧大半夜,哭累了倦極要睡,卻口痛不能吃奶,總睡不下去;自己小手習慣性地塞進嘴裡,立刻痛得哇哇大叫,好慘。而青青真的哭鬧得好厲害,加上醫生的懷疑,Peter 和 Teresa 好擔心青青是不是真的頭痛或是怎麼樣發炎不舒服...輪流抱了青青一整夜,一家三口都精疲力竭。
 
5 / 21 週三一早醫生來檢查,說驗血驗尿的報告都正常。陳大夫說經過一夜,症狀還是沒有往某個明顯的方向發展,但基本上他不再往嚴重的方向去擔心,就繼續觀察吧,接下來要注意的是青青必須能進食。白天的情況也差不多,沒惡化,但也沒更明朗;不過至少在醫院裡,吊點滴不用擔心脫水等問題;點滴裡加了消炎針,但護士說消炎的效果是慢慢發生的,青青口破疼痛還得再一兩天;也因為消炎藥,青青整個人都是藥味。下午保母打電話來,了解情況後表示她晚上要來幫忙帶青青,讓我們能回家睡一覺; Peter 和 Teresa 簡直感激涕零,也擔心她一人會太累,但保母說她現在白天不用照顧青青,下午可以睡個午覺再來,要我們放心。
 
晚上保母九點多來醫院,我們交待了情況,說明了該注意的一切,十點左右就回家了。十一點時打去關心一下,保母竟說青青已經喝了半瓶奶(!),並且入睡了。電話裡聽起來保母也已睡了,我們電話倒把她吵醒。放下電話,Peter 和 Teresa 互看,不解保母到底有何神奇的辦法能餵青青,只能感謝天主,便也放鬆睡了一覺。
 
5 / 22 週四一早我們去醫院和保母交接,這天白天 Peter 上班,只 Teresa 留院陪伴,還好青青外公外婆都能來幫忙和送飯。但這整個白天又餵不進去了,一滴奶都餵不進!不過青青已經肯直接吃 Teresa 的奶,看她嘴巴很輕很輕地咬,像是在試比較不痛的位置和力道,跟前兩天一碰到她嘴巴就哇哇大哭,已很不同了。醫生來檢查,說青青的嘴皰已在收,他也很誠懇說他還是不知道是什麼感染,但既然穩定好轉就是好事。並幫我們安排了皮膚科的會診,皮膚科醫生也說他不認為是腸病毒,覺得看起來就是一般的病毒感染出疹子。下午保母來電關切,聽 Teresa 說又餵不進,便說她晚上要再來(她大概覺得被我們這樣帶下去,青青要拖到哪天才能出院?Orz)。結果當晚保母來,就成功地餵進兩整瓶奶,青青也成功地於晚上十一點入睡;保母說大約睡個兩三小時會唉一下,就拍拍或是抱起來哄一下,又能再入睡;這跟入院的當晚已是天差地遠了。到週五一早我們去交接前,保母又再餵了半瓶奶(知道青青能否出院的關鍵在進食後,保母拚進度拚得很明顯)。
 
5 / 23 週五上午,陳大夫來看到青青元氣恢復許多,又看我們記錄喝了不少奶,就宣佈可以出院了。當天 Teresa 回去上班,Peter 在青青外公的幫忙下辦了出院,中午就帶青青回家了。好心的保母再度出手拯救狼狽不堪的新手爸媽,要 Peter 把青青送去她那兒洗澡休息(並且餵了一瓶奶!她真的怕我們又餵不進!),讓 Peter 能把住院的一切家當搬回家整理好就定位(謝謝青青姑姑幫忙),喘口氣再去把女兒接回來。
 
接下來大概花了兩到三天,青青喝奶量逐漸恢復,活力和笑容也都回來了,感謝天主。感謝青青的外公外婆的陪伴、安慰、幫忙,您們心疼外孫心疼女兒女婿,辛苦您們來照顧了。青青的阿公阿媽還在週六力拚當天高雄台北來回,要親眼看看寶貝孫女是否一切安好。也感謝我們的神奇保母,經此一役,我們對保母的信任和依賴又更深了。
 
回想整個生病住院的過程,Peter 和 Teresa 頗為自責,就是 5 / 17 那個週六,我們帶著青青「啪啪走」:下午一如往常上教堂,但是 Teresa 抱著青青在人群裡聊天聊了好久,小青青大約是成了圍著的大人們的口水收集桶;而且 Teresa 也拉不下臉來拒絕朋友們熱情要摸要抱青青(很多人說啊摸摸小手、握握小手就好,但青青會吃手啊~ Orz)。離開教堂後 Peter 和 Teresa 看青青乖,硬是外食,還推著青青的手推車在羅斯福路的巷子裡一家一家餐廳地找;晚餐後還又再續攤吃冰喝飲料。這整個過程裡都讓青青暴露在可能傳播病菌給她的識與不識的大人堆裡。自責之餘也是痛定思痛,並且要宣導一下:大人帶的病菌就算對本人未造成影響,可是寶寶卻承受不起。所以愛她請不要摸她!也不要因為自己沒感冒沒生病就覺得可以隨便來抱孩子,對做父母的而言,常常是不好意思拒絕卻又真的難以承受!我們也認真思考,是不是要等青青再大一些,才適合多一些外出社交活動?怎樣的保護叫適度?怎樣的保護又是過度?帶孩子外出本來不應該是太嚴重的事,可是也許白胖的小孩真的讓人很難忍住鹹豬手(!),青青連在醫院裡從十樓小兒科病房搭電梯到二樓皮膚科會診,連搭電梯在內一路上不過短短五分鐘,都好多人來問來逗,甚至無視 Teresa 凌厲的眼神,手已伸出在半空中...;掛個小兒健診打預防針,候診家長們本常互相聊爸媽經,但連自己小孩已看完診出來的媽媽都要倒退回來想摸摸青青就未免有點誇張(口裡還喃喃地說「五個月就八公斤啊,嘖嘖嘖...」)。。。目前的做法是 Peter 和 Teresa 多節制一下自己愛玩想外出外食的欲望,偶而請 Teresa 爸媽幫忙代管一下...,走一步算一步囉!
 
最後,各位愛護青青的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長輩朋友們,感謝您們對青青的愛護和在青青生病期間的問候與代禱,不過如果以後在外相見,Peter 或 Teresa 帶著歉意婉拒您熱情想抱想摸青青,還請您們多包含...。青青很快就會再長大一點,等她再長大一點就更強壯一點的時候吧!謝謝各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esa 的頭像
peteresa

彩虹下的約定 - peteresa

petere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ylvie
  • 辛苦你們二位了。

    我的一些新手爸媽的朋友們,有了寶寶之後,都不太願意出門,最大的原因都覺得很麻煩。我常和他們說起你們夫妻,覺得你們這樣帶著青青出門走走,仍維持原有的朋友聚會,真的很棒。看來這對小青青而言,還是有一定的風險。那麼就等她快快長大囉,這樣爸爸媽媽才能更放心、更自在的帶著她出門。
  • shanying
  • 保母阿姨真的好厲害~~~但小青青生病真是個心疼..
  • 王小欠
  • 乾洗手

    嗯~ 突然想到,你們要不要乾洗手? 大麥公司貨。 我們家裡擺了好幾瓶,車上也有,包包也放,褓母家也給了一大瓶....鄰居也送..... 不過還是要記得常洗手...
  • Chia-Chi Tsui
  • 想請問這位保母資訊,謝謝